欧洲杯网 > 博学书苑 > 技法 >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来历:欧洲杯网 作者:修改-jane

  “折枝”一词最早见于[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中对边鸾的点评:边鸾,京兆人也,少功丹青,最善于花鸟、折枝草木之妙,未之有也……近代折枝花居其榜首,凡草木、蜂蝶、雀蝉,并居妙品。

  别的《宣和画谱》记载:边鸾,长安人,以丹青驰誉于时,尤善于花鸟,……又作折枝花,亦曲尽其妙。

  可见在唐时花鸟画已具独有的取景视点,一种新的构图形状已根本构成,即折枝构图。花鸟画折枝构图的概念该怎么界定呢?从“折枝”字面的狭义视点来了解,应是将大天然中的花草树木折断摘取回来,放在书案斋供对着描绘。邹一桂的《小山画谱》里说的“瓶插对临”和吴太素的《松斋梅谱》里记载“初学写时,以瓶置花。”’便是指此,均以折枝方法入画。并有以“折枝花卉”命名的著作记载,如郭若虚的《图像见识志》共载有七位画家画折枝花鸟画的记载,《宣和画谱》记载十七人六十二件折枝花卉著作(见附录),但记载的这些著作大部分已丢失。查阅《宋人画册》、《我国古代书画图目》、《我国绘画归纳图录》、《我国绘画归纳图录续编》及许多的《宋代花鸟画册》,发现除全景构图的花鸟画著作外,其他大部分均选用截取物象的方法构成画面,仅少量几幅是以画面四周空白的折枝方法入画。而且明清以来的折枝花卉册、折枝花卉手卷和折枝扇面中大部分画面其构图也是选用截取的折枝方法。

  因而,笔者以为咱们应从更广义的视点去了解折枝构图的概念,折枝构图应包含截取法和折枝法两种体现方法,折枝法是画家收集资料的一种方法,截取法是让画面中的物像撑边,从而扩展了折枝法的艺术体现力。折枝构图是截取树木花草中其最美的一角或一段作为体现内容,并对画中所取物象进行归纳取舍,使其构成既可与画外保持联络,又可四周腾空的构图方法。其构成规律运用灵敏,结构组合丰厚改变,内涵深广且法度谨慎。折枝式构图是宋代花鸟画最常用的构图方法,今后并逐步程式化了。

  程式是绘画中相对安稳的体现方法、是极端简练和逼真的符号言语,是一种文明的连续和开展必不可少的载体。宋代的花鸟画在以写实的根底上,已构成了一套精工勾勒、重彩烘托、折枝构图的艺术“程式”, 在我国花鸟画开展史上写下了光芒的一页!本文将折枝构图的艺术“程式”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论说:

  一、细巧、高雅的外形特色。

  宋代的折枝花鸟画的画幅方法有直幅、长卷,册页之分,册页又可分为方形、圆形、扇面等方法。唐朝后期,花鸟画作为最终一个独立的画种脱离于人物画和山水画,因而,一些折枝花鸟画的构图不可避免地会学习它们的方法,且画幅巨细也与山水、人物画挨近。长卷方法的如崔白的《寒雀图》、扬无咎的《四梅图》、佚名的《百花图》等。直幅方法的如马麟的《层叠冰绡图》、牧溪的《翡翠鹡鸰图》、《鸠叭叭鸟图》等。

  绝大多数的册页小品尺幅多均在横25厘米,纵25厘米左右,具有细巧、精巧之感。画家取花卉一枝,巧布成局,如宋人佚名著作《海棠蛱蝶图》、《疏荷沙鸟图》,林椿的《果熟来禽图》等。册页中的团扇、圆形占首要份额,给人以温文、高雅的感觉,如马麟的《绿橘图》,林椿的《写生海棠图》等。还有一些其它方法的扇面,具有随意、亲热之感,如佚名的《豆花蜻蜓图》等。宋人崇尚方形或圆形的小幅折枝画是与其时的实践运用和审美认识有着密切关系,从宋代绘画《梧荫清暇图》和李公麟《高会学琴图》中的屏风可见其间的一幅幅精巧小画,这都是其时实践使用的画幅。方形的画幅,乃是一扇屏风上的饰图。圆形画幅更多的是作为纨扇的体面的饰图,古人所谓的“轻罗小扇扑流萤”,指的便是这种纨扇。除此之外,这些圆形、方形和少量异形的画幅,还来历于日子中有用家具上的贴络和灯片子等。这些册页以“方”“圆”的视觉形状传达出的艺术精力与审美兴趣是静思和寻求平稳。这也迎合了儒家“温文宽厚”“文质彬彬”的抱负,体现为 “中和之美”。按康定斯基的说法,正方形在公式性的根底平面中是最客观的形状,冰冷感和温暖感保持着相对均衡,而圆形则是最挨近不带颜色的停止的平面形状。

  二、简练宛转、构思巧密的图式结构。

  古人论画中常谈到“取势”问题,“取势”即“构图”。“画花卉者大体曰枝曰花曰叶,而大局安顿当以取得权势为主。枝取得权势,虽萦纡凹凸,气脉仍是贯串……其势不出上插、下垂、横倚三项,上插宜有情不宜直擢,下垂宜生动不宜拖惫,横倚宜交搭不宜平搘,此为下手最要之势。”(三希堂画谱大观)折枝花卉构图往往以近景呈现,不能有较大的动势改变,因而更重视在小小的构图中奇妙地安顿画面的均衡取得权势,以平稳为主,平中有势。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的内涵结构是内敛的,重视法度,又以法度之外自出新意,具有显着的程式特色,并给观者带来激烈的可视可理性。

  (一)、好事多磨式:折枝构图往往截取树木花卉中最精彩的一枝加以描绘,以一枝联想全株,较大的木本枝杆在小小的画幅中尽显曲线美之改变。如林椿的《梅竹寒禽图》,此图写红梅翠竹,一枝梅花从画幅左上侧入画,以好事多磨之势向下横倚出枝,一气灌输,欲下垂而先上行,未梢又天然分出上下两小枝,一只寒禽刷羽站立上行枝头,几朵梅花含雪装点下行枝头,画面左上侧衬以几片竹叶,与小鸟、梅花遥遥照应。此构图贵在取得权势,即有物象赋有活力的成长之势,又有画面的均衡之势,取势传情,生动天然,且画面疏朗,精约宛转,以极端精粹的方法言语精心捕捉近景中所蕴藏的美,是宋代折枝构图中经典的构图图式,给人一种尊贵高雅、谨慎正经的风格感触。相似的画面还有佚名的《枇杷山鸟图》、《琼花翠鸟图》,《梅竹寒禽图》、林椿的《果熟来禽图》等等。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果熟来禽图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好事多磨式

  (二)、三线相辅式:这是典型的横倚出枝图式,如佚名的《荔枝黄鸟图》,一枝杆以平稳之势横向出枝并伸出画外,将画面一分为二,两杆小枝一上一下相辅而出,打破了这种单一,主枝上站立的两只黄鸟与丰盛的荔枝增添了画面的活力。此类图式均以三根横倚的方法线将画面平分几个区域,有主线和辅线之分,长势与短势之分,长势与画外联接,三线没有凌乱的交叉、大的崎岖改变,主线更多的是挨近于水平线,而水平线在画面中体现出的是无限的运动性和冷峻性(康定斯基观点线面),使画面显得秩然有序、平稳舒坦。再配以叶子禽鸟、草虫蛱蝶,丰厚了画面的绘画言语,三线间精心安顿的点与面,像乐谱上跳动的音符,谱写着一首轻松愉快的小调。同一图式的画面还有佚名的《霜筱寒雏图页》、《腊嘴桐子图》、《桑枝黄鸟图》等。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霜筱寒雏图页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三线相辅式

  (三)、“V”字方法:折枝构图常截取一大一小两簇枝头入画,以“V”字形打开构图情势,布局中具有多少、凹凸、疏密、前后、宾主之改变。构图多从画幅下边发枝起势,常常在上部留有许多的空白,安顿禽鸟或花卉的主体部分。如佚名的《枯树鸲鹆图》、《碧桃图》、《梅竹双雀图页》等等。也有从画幅的左右两头以“V”字形打开布势的,如马麟的《层叠冰绡图》,林椿的《葡萄草虫图页》,赵佶的《芙蓉锦鸡图》等等。此种图式具生动感,因为图中两枝相交的视点多为30°--60°之间的锐角,直角的颜色感知是最冷的,锐角是最暖的,圆是不带颜色的,因而,锐角相对于直角、钝角所发生的视觉感触是敏锐的、高度生动的,“V”字形的画面给人以更多的幻想空间,更能联想画外之境。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碧桃图

  “V”字方法

  (四)、对角线式:当画面只取一枝较细的木本花卉或巨大的树木时,往往以上插和下垂之势歪斜对角出枝,如佚名的《秋葵图》,一枝秋葵从画面的右下角以细小的弧度向画面左上角出势,枝杆两旁装点赋有巨细、凹凸、向背、偃仰、正反之改变的花与叶,画面在改变与运动中寻求一致与均衡,此构图是最富动势与改变的一种图式。按康定斯基的说法,线条中弧线是最富张力的,对角线是以它最简练的方法体现其运动的无限性,左上右下的对角线更具有“戏剧性”的张力,而画面中三角形支配的面让构图得以均衡,而且从颜色的冷暖感知上,对角线是在其它恣意直线中仅有能在冷与暖之间到达平衡的。相似的画面还有佚名的《茶花蝴蝶图》、《蔬荷沙鸟图》,文同的《墨竹图》,李猷的《枫鹰图额装》和法常的《猿图》等等。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茶花蝴蝶图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对角线式

  (五)、边角式:“剪头去尾,笔笔处处,皆以切断”(石涛话语录),此图式善用截取法,写其精英,不落全相,巧取景致一边一角。如马麟的《绿橘图》,从画幅右侧横出一小枝橘梗,枝头果实丰满多姿,与叶子真假相掩,画幅上侧又有几片叶子从画外伸进画内,叶子交叉疏密妥当,错落有致。画面没有主杆大枝更像是不经意间吸取的一小角,简略的绘画元素、恰倒优点的布局,奇妙的边角处理,使画面展现出空灵而又蒸蒸日上的丰盈现象,到达以少胜多的艺术效果,让观者感悟画外更宽广的境地,体现以小观大之趣。正如潘天寿所言:“画幅的四边四角疏密真假妥当,使之与画外画材相关联,气势相接受,天然得意趣于画外矣。”相似的画面还有佚名的《白头丛竹图》等。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边角式

  (六)、四周腾空式:这是典型的折枝方法入画的构图,将花卉折枝后彻底脱离枝杆由一侧歪斜发枝成图,方法单一却画面均衡,能翔实描绘枝、花、叶之形状,如宋人佚名著作《折枝花卉图》;也有将折枝后置于花篮等器皿中,花篮中心摆放,花篮中有数种花卉,繁复而不凌乱,花叶交织、深浅正反、生意具定,构图丰满谨慎而不觉烦琐呆板,赋有装修意味。如鲁宗贵的《秋果图》,赵昌的《花篮图册页》和李嵩的《花篮图》等。此种构图程式给人以平稳、单一之感,却不缺少生动,形象上固然是折枝的,而其内涵的生命却是和天然万物的生意、活力休戚相关,贯穿一体。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折枝花卉图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花篮图

  上述的这六种图式是宋代折枝构图中比较常见和典型的,其程式远不止这些,在此就不一一例举了。

  自唐边鸾写生起至宋,折枝构图跟着花鸟画的日益老练逐步赢得重要位置并程式化了,而这种重折枝的风气在文人画家中,便被发扬光大了。苏轼的一首闻名题画诗《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两首》中写道:“谁言一点红,解寄无边春”,精辟地归纳了折枝花卉的以少胜多、以小见大、画外有画的艺术特征,这和其文人画的主旨紧密联络在一起的。跟着宋代文人画的鼓起,水墨适意的技法昌盛起来,促进了自元以来的文人画尤其是明清文人花鸟画,以意笔的率意画法代替此前整齐的复合画法。意笔的率意画法,也便是今人所称的水墨大适意,寻求的是水墨淋漓的渗化兴趣,体现一枝一叶、一笔一画中的千变万化是其所长,而体现凌乱的景象乃是其短。这样的画法,使得花鸟画的规矩进一步向简逸单纯的方向挨近,构图也以折枝为多了。至元代,呈现了专门以梅、兰、竹、菊为主题的折枝花卉著作,呈现了 “岁寒三友”、“四君子”、“五清”、“五友”等命名的程式化图式,而明清时期,折枝构图已成为一个重要的体现方法,有将画花卉直接说成画折枝的,比方清代范玑《过云庐画论.论画花卉》云:“花卉与山水同论,古人尚全形不能不工坡石,今人但擅折枝而废山水。”明清以来,沈周、陈淳、徐渭、恽寿平、八大山人、扬州八怪、吴昌硕及近代的齐白石、潘天寿等画家,更是将折枝花卉的艺术提高到登峰造极的高度,折枝构图已成为典型的构图程式贯穿于整个花鸟画史的开展进程中,成为一种审美的模范。

  元、明、清及近现代的花鸟画折枝构图既承继了宋的传统程式又在此根底上自创新意。

  首先在外形的程式上看,独自的册页方法削减。因为审美心思的不同,元明清的画风已从边角构图扩张到大景花鸟为主的构图形状,因而长卷、立轴方法的折枝增多,小折枝构图向大折枝构图开展,如钱选的《梨花图》,王冕的《墨梅图》,倪赞的《竹枝图》,陈录的《梅花图》等。而且还呈现了专门的“款式”,如折枝花卉册、折枝花卉手卷、折枝扇面等,构成了特有的艺术程式,如沈仕的《花卉图》,鲁治的《百花图》,周之冕的《百花图》,徐渭的《水墨花卉图》,陈淳的《花卉册》,金农的《花果册》等。

  从折枝程式的内部结构来看,好事多磨式、三线相辅式、“V”字方法、对角线式、边角式和四周腾空式等图式在传承的进程中增添了许多新的元素。

  (一)、诗书入画,多种情味:宋人的折枝画面大部分均为无款,一小部分如崔白、郭熙等人,款书都是蝇头小字,仅落名字罢了。只要少量画面有画家自题或旁人为之题写的金钱,如《芙蓉锦鸡图》中有赵佶的御制诗题。而跟着文人画的呈现,尤其是宋今后的画面,其物象不再是单纯的花鸟虫蝶等,而是结合诗书画印以求得画面的均衡兴趣和多元素的艺术美。如王冕的《墨梅图》、吴镇的

  《墨竹谱》,尽管画面的花卉图式仍然仍是对角线式和“V”字式,但呈现了大面积的题款,增加了画面的元素并到达构图的均衡。而汪士慎的《花卉图》、徐渭的《水墨花卉图》、李鱓的《墨竹册页》、高翔的《梅花图》等画面的题款均能与画面的物象奇妙地结合,随形的走势而题,即便画面均衡又增添了一份兴趣。

  墨竹册页

  梅花图

  (二)、动势增多,改变凌乱。宋画的对角构图以上插之势为多,在平中求动,而元明清的绘画以下垂式的对角线构图居多,动中求稳,动感激烈,花卉繁密,气势磅礴。如陈录的《万玉图》、刘世儒的《墨梅图》、周淑禧的《茶花幽禽图》等。宋画寻求的是构图的内敛和平稳,而元、明、清的构图更在动势中更寻求改变及画面的独特感,如李方膺的《梅花图》,主枝自上笔直而下,续而弯曲而上并向右出枝,简略的枝杆却能反映激烈的动势。宋代绘画崇尚“平平单纯、不装巧趣”,讲究绚丽天成,元、明、清以来的画家重视品质情趣修行,对花鸟画的图式生成必定发生影响。相似的画面还有罗芳淑的《梅花图》、高简、张照的《梅花图册》等。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万玉图

  (三)、比照加强,自主新意。边角式的构图较之宋画丰满,疏密比照激烈。如徐渭的《花卉册》菊花一图,画与叶结结实实地占有了一角两头,而对角的书法题款以相应的摆放和相似的面积与之照应,均衡对称中出新意。再如樊圻的《月季图》,月季花与叶子将画面左上角堵的严严的,两头一角密不透风,鹤立鸡群向对角发势,“疏可走马”,比照激烈,成图异常。相似的画面还有孙楷的《竹图》、谢荪的《梅花图》等。

  (四)、折枝入画,活力愤然。四周腾空式的折枝构图少了一分拘束多了一分生动,如孙艾的《木棉图》、《桑蚕图》,唐寅的《梅花图》,钱载的《丁香图》等画面是典型的折枝式入画,而与书法结合构成直幅构图,较之宋画大气。而高翔的《折枝橘花图》,陈撰的《折枝花卉图》,周之冕的《花卉册》等画面疏朗,花枝柔弱,所占面积较少,与题款组成了轻松生动的构图。宋以来常见的花篮图已显着削减,代替的是博古画。如沈栝的《平瑞莲图》、吴昌硕《荷花葫芦图》、程式在花鸟画的发明与赏识中起着无足轻重的效果,它源于客观日子,是受天然物象启迪后的一种发明的视觉图象。宋代花鸟画构图程式历经千年的挑选、筛选、弥补和沉淀,已构成了一套老练、安稳、丰厚和严厉的传统形式,是传统文明积习的款式闪现。向传统构图程式学习是学习我国花鸟画的必要进程,但假如食而不化则是画者大忌,而丢掉程式则就意味着丢掉传统。学习程式是手法,发明风格是意图,不同年代、不同门户、不同气质与涵养的画家,其体现风格也是不尽相同的。必定宋人花鸟画中的程式美,古为今用,取其精华,在承继的根底上构思改造,才干更好地开展、丰厚我国花鸟画的艺术体现力。

宋代折枝花鸟画构图程式分析

月季图

设为主页 |  关于咱们 |  联络咱们 |  招聘信息 |  保藏本站

欧洲杯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明运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明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