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手收索: 秋拍 拍卖 保藏 今世艺术

欧洲杯网 > 今世书画 > 相关文章 >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来历:汹涌新闻 作者:欧洲杯网修改

  年近八旬的何怀硕作为我国台湾地区的闻名学者、艺术评论家在海峡两岸的艺术界可谓声名赫奕,但殊为人知的是,他在书画发明方面也成果卓著。

  由北京画院主办,北京画院美术馆承办,羲之堂协办的“寄情造境——何怀硕著作展”近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对外展出。此次展览是何怀硕先生在祖国大陆举办的初次个展,共展出水墨、书法著作60余件,分为“平生寄怀”“心象景色”“平平真味”三个板块体系。《望月怀远》、《失掉的故土》等呈现了何怀硕浓浓的我国文明乡愁之思。他的乡愁,除了故土,更有家国、前史与文明的乡愁。在展览中,除了呈现何怀硕的水墨画著作、书法著作、理论著作,也包括傅申、邵大箴、薛永年、郎绍君等美术理论家对他的评述。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何怀硕画展开幕式上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展览现场


  何怀硕1941年生于广东,童年时代,文学、音乐与艺术的熏染促进他早年便走上了文学艺术的路途。初中结业后,他脱离家园到武汉艺术师院(有附中部与大学部;现为湖北美术学院)学习,体系地接受了正规的西画和中画练习,自己苦读中外文学及哲学等经典。他自少独具眼光,特别爱崇近现代任、吴、齐、黄、徐、林、傅、李等八大画家。

  展览主题“寄情造境”诠释了何怀硕的艺术探究方向,在体系的对美术史进行研判之后,何怀硕将自己的发明定位清晰:翰墨出自我国传统,致力于“现代我国画”的探究。他的绘画中多流露出孤寂的乡愁之感,也有一种先全国之忧的文人情绪。

  “自少年时代,我觉得把画画好固不简略;而画什么?怎样画?画的含义与价值安在?更感困惑。所以许多读书、思索。不料在求知、析理与论衡中‘走入歧途’——那些困惑不知不觉引我‘误入尘网中,一去五十年’。我写了五十年,宣布许多文章,出书了二十多本书,耗费许多年月。有人以为我是理论家、文学家,也有人说我是‘游手好闲’的画家。其实,我若不求解惑,怎样探究自己的路?拿起画笔,怎样能逾越当世的恋古与崇洋?若不能逾越,便必是匠,或者是奴。二十世纪以来,有真才智的我国画家在现世所遭遇的种种无所适从的问题,我大约都面对过,讨论过。原本任何问题都没有肯定的单一答案,画家各以其才份、体悟、品尝、识见、才干而有绝不相同的体现。”何怀硕在此次展览的画集开篇写道。

  “平常我多许多读书、思索。不料在求知、析理与论衡中‘走入歧途’——那些困惑不知不觉引我‘误入尘网中,一去五十年’。我写了五十年,宣布许多文章,有人以为我是理论家、文学家,也有人说我是‘游手好闲’的画家。其实,我若不求解惑,怎样探究自己的路?”何怀硕对此次画展说,“我是那种‘想一丈、画一尺’的画家。绝不天天画画;我连月月画画都不是。与一般我国画家动輒数万比较,我平生著作实在太少了,展览更少。难以相信,这本展览的画集距上世纪最终一年那本《心象景色》,现已二十年了。”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雨巷》 何怀硕 1984年著作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古月》何怀硕 67cm×81cm 纸本设色
 

  1963年,何怀硕插班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敞开了离乡背井的人生流浪之旅。结业展时因才华盖世,取得国画组第一名教育部长奖,少年成名,颇受社会注重。他在学业上深耕苦读,成绩卓著,但日子上的贫苦孤单与艺术见地的悬殊同侪,从他的画作与许多的文字著作中可见其别有怀有。情感上的孤寂流露于画面,在绘画著作中注入了乡愁主题。此次展览中有多幅体现思乡主题的画作,如著作《古月》,画面中题写了余光中的乡愁诗句。何怀硕的乡愁,除了故土,更有家国、前史与文明的乡愁。作于2019年的《泛宅》,体现了画家闭目即可显现的少年大江的回想,感人至深的故土留恋。七十年代初,何怀硕应邀前往美国各大学巡回展览,并久居纽约。1979年,何怀硕回到台湾,不久参加新创建艺术学院建校的筹备作业,直到学院建立(后改名台北艺术大学)。然后又回到母校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他的作业,不论是画、写或教育,都力求在古与今、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时空交汇中寻求我国的艺术开展应然之路。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李后主词意》何怀硕 104cm×53cm 纸本设色 2006 年
 

  回忆何怀硕的艺术之路,一些艺术研讨者以为,他尽力以我国传统的精华(而非成规)去采撷西方的优长(而非时潮),融汇贯通,他一向坚持时代精力(而非潮流的浮沤)、民族文明的特质与个人的共同发明,是全国真实优异艺术有必要具有的三个要素,要融为一体,且三者缺一不行。他的发明个人风格显着,构思多来自内心的冥想,着力营建郁勃、深重、浑朴的境地,书法尤推重金石派。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失掉的故土》何怀硕 2011年
 

  他在台北、香港及欧美举办屡次个人展览,更屡次应邀参加大陆及各地联合展览。除书画著作集之外、文字著作已出书有20余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苦涩的美感》、《十年灯》、《域外邮稿》、《绘画独白》、《何怀硕文集》等。1990年代今后都由台北立绪文明公司出书。有《怀硕三论》(包括艺术论、近代画家论、人生论共四本书)以及《给未来的艺术家》。2019年5月推出《批评西潮五十年》以及人文艺术论、文学艺术社会批评和散文随笔等三本,合為《未之闻斋四书》。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何怀硕书法
 

  原台湾大学艺研所教授、台北故宫博物院研讨员、艺术史学者傅申说,“青年时代每于大学联展及裱画店所见其著作,皆出余之想像,故甚服之,遂相交,至今已五十餘年矣。余在台湾艺界所识同学画人伙矣!然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是学弟何怀硕!”

  闻名艺术史学者、中央美院教授薛永年说,何怀硕谨记近现代我国第一流画家,这些大画家,有的归于借古开今的传统派,有的归于引西润中的融合派,而何怀硕的艺术寻求更敞开,更有明显的现代感。比起他的发明来,其理论批评的影响在大陆更为出色。

  我国艺术研讨院博士后、闻名书画评论家郎绍君则以为,何怀硕是台湾艺坛独具特性、不受商场束缚、不为时潮所动、一心一意寻求精力体现、著作少而精的画家。他珍爱近百年我国画的新传统。他也注重近现代美术的史论研讨。总归,不管理性考虑仍是理性发明,他都有宽博的视界和共同的见地。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何怀硕书法
 

  闻名艺术理论家邵大箴表明,怀硕先生是享誉海内外出色的艺术家,他以自己著作风格兴趣的纯正在画坛别出心裁,他经常在报刊上宣布观点明显、文笔尖锐、一针见血的文章,他的台甫和画作、著作成為跨过海峡两岸以致国外艺术界有目共睹和发人考虑的论题。

  此次展览是何怀硕数十年来第一次在大陆个人书画展。也是初次在北京的个展。展览将继续至12月2日。

  

对话|何怀硕:艺术家应该是有“其人”才有“其艺术”

江凌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何怀硕
 

  与何怀硕约好的采访时刻是在上午十点,地点在杭州滨江区的一个小书店里。由于对地址不了解,我便提早了一些到书店。采访的桌子安顿在分类为“向传统要才智”的书橱周围,上面陈设着《史记》、《说文解字》、《阅微草堂笔记》等书。期间还有小学生进店,想买朱自清的散文集。

  十点刚过,七十多岁的何怀硕按时呈现在书店门口,斑白头发、黑框眼镜,灰白色西装外套,由于气候热,袖口挽起了一截,内中是黑色的翻领衬衫,胸前的口袋里端端正正别着一只钢笔。他与在场的每个人握手、问候,儒雅而温文,与文字中的尖锐形象相去甚远。落座续茶,何怀硕自己先开起了打趣:“我今天是打了‘专车’来的。”有人问:“何教师连‘专车’都知道啊?”他说:“才刚坐的,每次来大陆都会发现有新变化。”

  何怀硕已在台湾日子了60多年,谈天途中,他经常会停下来,跟咱们核对海峡两岸关于一些名词的不同表述,问咱们是否听得懂。而关于咱们这些听着小虎队的歌、看着台湾综艺节目长大的一代人来说,台湾口音却是再亲热了解不过的了。

  当心不要像“撞球”

  何怀硕是广东人,初中结业的时分,有了一个脱离家园的时机。那时,武汉艺术师范学院(现湖北美术学院)的附中部到湖南、广东几个比较大的城市去招生。何怀硕从小就喜爱文学、喜爱画画,“能够说我终身出来就走上了这条路,不像有些人念了大学都还不晓得要走什么路”,就这样去参加了考试。

  考上之后面临着一个问题,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要不要脱离家园,去湖北念高中。何怀硕受古人的一句话影响很深,叫“男儿志在四方”,所以他不想如坐井观天相同呆在家园, “武汉在长江边,大江南北,我很神往。”

  何怀硕把一般人的人生阅历比方成“撞球”。“人生就像撞球相同,把你撞去哪里,底子无法猜测,然后你又撞了他人,构成一个共同紊乱、但又不行猜测的人生。但咱们若有自觉,就有个人的选择,就不是‘撞球’。”

  那是20世纪50年代,我国还不殷实,关于广东人来说,武汉便是会下雪的北方了。何怀硕带着家里最厚的一床老祖母留下来的棉被,像铁相同重,就这样去了湖北。到了武汉的第一天,想出去买块番笕,何怀硕就到一个小店里,问看店的老大爷:“有没有番笕?”老大爷说:“么得!”何怀硕就问:“什么是么得?” 老大爷回:“么得便是么得!” 何怀硕其时很不快乐,后来才从同学那里知道,“么得”便是没有的意思。

  他在湖北呆了四五年,一有空就去图书馆看书,一天要跑四五次,图书馆的大姐对这个爱读书的“何小子”形象很深,天天不睡觉,9点宿舍熄灯了,就跑到厕所去看书。“那时分《光明日报》每个周末有一个副刊,叫“文学遗产”,别的一个叫做“前史研讨”,那时分的文章都是郭沫若、林庚、余冠英等很有名的学者写的。”何怀硕回想说,“我有这些东西看,就觉得脱离家园太好了。就像一只小鸟,从笼子里放出来了,哪里有好的书,哪里能让我知道这个国际,我就往哪里飞。”

  附中的时分学习美术,每个礼拜有三个早上的素描课,要从8点画到12点。那时分学的是苏联式的素描,十分精密,一幅画要画40个钟头。少年韶光总是分外绵长,年纪小没耐性,年青的何怀硕捏着铅笔,就这样画了再画,如同一张画永久都画不完。

  “慢慢地你就能知道,撞球的时分你要去撞谁,谁撞你的时分要躲开。假如爱读书,你了解这个国际,你就会知道,我没有这么简略被他人乱闯,我也不会盲目地去乱闯他人。你的人生就能够自己掌控。”何怀硕回想起在湖北的那段韶光,说道,“当然,不能百分之百掌控,人生还有许多偶尔。命运便是偶尔。”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望月怀远》 1987年作

  不能用同一把尺子去衡量艺术家

  20世纪末,何怀硕在台湾地区出书了《大师的心灵》。这本书体系论说了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8位咱们的艺术成果。

  “假如问,你以为我国这100年最好的艺术家有哪些?每个人会有不同的名单。”何怀硕谈及自己写这本书时的感触时,这样说道:“你选择了这些人今后,你要告知咱们,为什么你选他?他的成果和特色在哪里?要能很清楚、独登时答复这个问题,你的书就有价值。”

  这本书成为了何怀硕“独具慧眼”的一个见证,得到了咱们的共识。何怀硕对此很骄傲:“由于我问了自己的良知,这些人不是由于我道听途说他们好我才去写,我真是从小就喜爱这些人。”

  傅抱石、李可染的画后往来不断台湾展出,何怀硕去讲演,艺术家的子女都激动地对他说,“怎样在台湾有一个比我对我爸爸还要了解的人。”何怀硕就说:“由于我从小对你父亲就很敬服。他们在报刊杂志上有任何材料,我都收集起来,追寻他们,他们是我心中的偶像。”

  在言谈之中,何怀硕很推重林风眠。他以为一个艺术家的成果从多角度去衡量,各有长短。林风眠从我国传统中吸收的是民间艺术,尽管他在传统文人画方面还有点弱,但不能说他不是一个好画家。

  谈到传统绘画这个论题时,何怀硕毫不讳言地指出张大千不算一流艺术家,“他仅仅一个很会画传统画的大师”。“我对张大千没有成见。”何怀硕坦言,“他技巧上的确有才华,学谁像谁,这不简略。假如说举办一个描摹竞赛,请黄宾虹、林风眠、张大千、傅抱石一起来描摹一张王蒙或者是石涛的画,第一名是张大千,林风眠甚至有或许不及格。”

  艺术家应该是有“其人”才有“其艺术”。何怀硕将对艺术家的点评定在了“共同”二字上。“有时分艺术家不一定画得好,像西方的梵高、高更,他们的画画技巧不是最高超的,但他们都是西方的一流艺术家。不是每个艺术家都能用同一把尺子去量。我常常告知我的学生,你要点评一个艺术家,要看假如没有这个人,艺术史有没有缺了这块。假如没有傅抱石、林风眠、黄宾虹,在咱们我国美术史上,就缺了这三种典型的美感。没有张大千,我国美术史并没有短少什么,由于张大千的画,传统原本已有了。”

  这便是“发明”两个字最大的检测。一位网友在看完《大师的心灵》后这样点评道:“让我更好地知道了大师,日子中是需求仰视星空的,那里有咱们更多的期望。”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爱批评的“何小子”
 

  “我以为艺术有三个特质:时代精力、民族传统、个人共同性。这三点构成了全国全部文学艺术的要素。”在何怀硕的文章中,对今世艺术的批评是个重要的主题。尽管他以为“共同”两字最为重要,可是还有一种状况是,某种类型的艺术原本没有过,现在呈现了,尽管 “共同”,可是艺术水准很低,仅仅狂怪罢了。今世艺术中有许多这种状况,“先求异,再求好”,是舍本求末。

  “我说这便是胡言乱语。”何怀硕直抒己见,“应该是先求好,再求共同。”何怀硕曾看望西班牙毕加索的故土,发现毕加索年青时分的画,完全是那些形象派画家的风格。“所以一个年青人不要让他一会儿就飞起来,对推重的长辈要好好研讨学习,储藏了足够的能量后才干有共同性。假如太早就很张狂,那多半是逞一时之快,不成气候的。”

  何怀硕行将在台湾出书一部文集,叫《批评西潮五十年》。“我从二十几岁开端在报纸上宣布文章,到现在差不多50年了,许多人知道我说话很斗胆。”“从年青到现在,我和实际、和许多人都方枘圆凿。我年青时不理解,为什么许多人赞许我,也有许多人对我恶感。后来我理解了,恶感的是由于我说心中的真话,开罪了许多人。我写文章也如此,我不写虚伪讨好人的文章。我的自傲、荣耀与我的受排挤、孤单,都来自同一个源头,便是不假装、不油滑,但我得到更多信赖。现在,这全部都化解了,不用介意了。”

  何怀硕很善谈,简略的一个问题,往往生发成了一部近现代美术史。采访一向连续到了午饭的餐桌上,他端着一碗现已冷了的葱油拌面,自嘲地说:“这几年才发现,我老了,可讲的标题实在太多了,一个工作能够联想到许多问题,假如不讲完好,就觉得心里不舒服。”他说:年青一知半解而浮躁,年迈周详细致而烦琐,此亦“人道之必定”。

  “忠诚履行自己的认知和信仰,但凡和信仰违反的,就反抗它;和信仰相符的,就支撑它。”这是何怀硕终身的情绪。他还劝诫咱们:“咱们要当心自己的认知和信仰,是否正确牢靠,是否无蔽?所以咱们要不断求知,首要便是读书以自救;读中外全部好书,不是乱读书。”

何怀硕初次大陆个展:寄情造境
《泛宅- 吾土吾民之十七》 何怀硕2018年著作

 

设为主页 |  关于咱们 |  联络咱们 |  招聘信息 |  保藏本站

欧洲杯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明运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明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重视